我的小米和小麦

    前一篇说到2020开局就异常艰难,可孩子们是浑然不知的。他们依然天真烂漫,兴奋于天天在放假,每天睡到自然醒,不情不愿地做功课上网课,超级无聊地陪老母做八段锦,无比期待每日三餐和饭后水果酸奶,无知无畏地问我们一些关于病毒疫情的傻问题,无忧无虑地看奥特曼和佩奇,每晚都疯癫到睡不着,为了一套旧积木整天吵得不可开交,窝一起打游戏的时候又是有说有笑称兄道弟。  
    宅在家的这段日子里,加上今年春节本有的公众假期,成就了十年难遇的超长假期。在全国被疫情折磨的当下,在我单位损失严重的情况下,我居然隐约感到一丝小确幸。我们差不多 24H x 30天=720H都待在一起,折合到平日约大半年的相处时光了吧,米爸偶尔会出门取个快递,或到超市采购点日常用品和食物,这种慵懒平静的长假生活是以前超级奢望但又可望不可及的呀。虽然老父母跟神兽们在一起情绪随时处于奔溃的边缘,但内心却也时常是幸福满溢的!不是么,两个孩子吵吵闹闹红尘作伴,就这么一点点长大了。
    今年庚子鼠年是小米的本命年,也是他人生中第一个本命年。年前为他买好了红裤衩和袜子,本想趁过年去庙里烧香求个平安符,结果疫情一来,计划都搁浅了。新学年开学小米就进入五年级下了,妥妥的小学毕业生一枚。回想这小学五年时光里,他的古怪脾气可没少让我们和老师担忧,跟同学相处似乎永远少根筋缺情商,两年前做过大队长很厉害吧,主课成绩还不错,但体育弱到爆,游泳还算能挣回点面子,曾经被称为“尤克里里王子”的他现在技艺可能丢得差不多了吧,是个爱搭积木的超龄宝宝,有个让我们痛恨的咬手指怪癖,还未清醒意识到做哥哥的责任,胖嘟嘟胖嘟嘟,仿佛瘦就停留在了幼年时代。近期帮他量了量,体重100斤/身高150CM,矮小敦实型。最近发现他变声了,吼起来声音特难听,嘴边有细细的软绒毛,还时不时会长痘,脚气特别重,是发育的节奏了吗?
    说了一些他的变化,其实就想说曾经的小米宝宝长大了,我们会情不自禁回忆他儿时可爱的模样,会时常拿着他儿时的照片给他和小麦看,有好看的也有糗的,好玩的是他们俩都抢着说那是自己。其实他们兄弟俩小时候长得并不那么像,还是容易区分的。然后告诉他们这张摄于何时何地,及照片背后的故事。他们听完一下子就散了,我们却陷入深深的回忆里。
    小米比小麦大七岁,但站在我们的立场上觉得他心智还很不成熟,会跟弟弟抢玩具,会做一些小动作故意伤害弟弟,说话语气上也不注意好好引导弟弟,还很贪玩,好哥哥的人设始终没看到。但偶尔也有暖心的一面,比如周五放学学校发放的面包甜点,得来的好吃的,他会留一半给弟弟,高兴的时候会搂着弟弟又亲又抱,会将搭好的玩具跟弟弟一起分享,熄灯躺着的时候会给弟弟讲个自己编的故事,打游戏的攻略心得会无私教给弟弟。总之,还是有可圈可点之处。
    其实好哥哥的人设都是大人想象的,我们希望他长成什么样,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希望他完美,对他要求严格,可完全没有顾及到他、一个才十岁小朋友的内心感受,但事实上每个孩子都是独立的个体,都有独立的个性,即便出自一个母体。我有时想,我已经拥有很多美好的事物了,该感恩该知足,他们只要是善良的,即便笨一点也没关系;他们只要是和睦的,即便成绩糟一点也不打紧;他们只要是健康的,长得不俊俏也无所谓。我们希望他们都有快乐的童年,真心希望,那就不要对他们过分苛责、过分要求,沿着他们觉得舒心的轨迹度过欢乐的童年才是他们渴望的吧。
    一天晚上,我因为什么事训斥了小米,我自己都忘记什么事儿了。晚上在给小麦洗脚的时候,他突然说了句“妈妈,你不要骂小米了,其实他也是个孩子。”那时候小麦才4岁吧,我顿时语塞,我惊讶于这个孩子情商高,也感动于他们兄弟情深。弟弟无意间恰恰道出了一个事实,才上小学的小米虽然顶着哥哥的头衔,但他毕竟也还是个孩子呀,我是不是过分要求了?有时候孩子单纯的视野远比我们大人洞悉的明白。
每晚我们大人睡前,我们还习惯于去看看熟睡的小米,帮他掖掖被子,撸一下他胖胖的脸蛋,停顿半刻,那种熟悉的感觉就跟他小时候一样。我们依然爱他,只是要学会接受一个长大了的小米。

++++++      ++++++      ++++++      ++++++      ++++++
    分割线
++++++      ++++++      ++++++      ++++++      ++++++


    小麦出生于2015年4月,过完农历新年,虚岁6岁了,上幼儿园中班。

    放寒假前他就盼着寒假快点到来,每天都要问我们一遍还有几天可以放假。寒假真的来临了,才放假了没几天,却碰上了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导致延期开园,停课停学到何时还是未知数。开头他两头住,住外婆家那会儿他还能去邻居点点家玩儿,后来从过年起接回自己家后他就再没出过门。他太小,我们很难跟他解释太多复杂的情况,只是简单地告诉他外面现在有一种很严重的病毒会危害我们健康,最安全的方法就是待在家。他很乖,几乎没有吵闹过要出门,每天起床后我开窗通风那会儿,他会站在窗边看看,学几声小狗叫,或者对着外婆家的方向喊喊外婆。有一次,他学小狗叫,招来了隔壁亮哥开窗呼应,小麦招呼亮哥来家里玩儿,亮哥自然不能过来,小麦有点失望。
    其实疫情一来,街上已无景色可看,窗外能看到的那座小桥被封锁了,隔断了与对过小区的通行;楼下去年年底刚建成的苏州河步道也因怕人流聚集关闭了通道。时阴时雨的天气持续了一阵子,窗外望去一片萧瑟,气氛冰冷到极点。他每天重复着这些事儿,起床、吃饭、四五快读、练数学描红、看动画片、玩电子游戏、玩玩具、午睡、起床、吃饭、睡觉,天天如此。他偶然也有不听话的时候,比如不肯好好睡午觉,我便吓唬他说要送他去幼儿园。他很机智,说不是不能出去吗,幼儿园开门了吗?我说老师专门开了一个班,针对不好好午睡不听话的小朋友的,他见我说得很认真就信了,总算可以压制一下他。
    其实这个漫长的假期里最令我们头疼的不是他不肯好好学习,而是他太专注于打游戏,从IPAD里的植物大战僵尸到SWITCH里的乐高城市、塞尔达,大人玩什么他也跟着玩什么。说到这里,我想好好说说他最心水的玩具奥特曼大战怪兽。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奥特曼迷,如数家珍,迷到能倒背如流所有奥特曼和怪兽的名字、形态、特征、必杀技,直到现在问他想要什么礼物,他都是不假思索地说想要奥特曼玩具。家里的奥特曼和怪兽玩偶几十只,奥特曼大全书都快翻烂了,奥特曼卡片无论正版还是盗版都是他收集的对象,大融城游戏厅成了他巴不得每周都去的好地方。我总惊讶于小孩子的记忆力、专注的持久度、好奇度,他们爱就倾尽全力去爱,不爱也勉强不来,从不加掩饰,大喜大悲的情绪很多时候都是因为它们。最近他又迷上了植物大战僵尸,从玩偶到书籍,从游戏到电视解说,统统爱不释手,自己讲起来也是头头是道。传统观念里男孩子小时候该有的样子他全部有。
    虽然小麦很爱说话,特别有说话的欲望,有对事物认真讲述的能力,辩解能力强,执行力强,也很有魄力,爱发号施令,经常“管教“小米,有时还把我们说得一愣一愣的。我们一直笑说他有点小领导的能力,或许未来是个料。可虽然伶牙俐齿,思维敏捷,但小麦的口齿始终不是很清楚,特别对g为首拼音的发音始终咬字不准,会读成d,b。 比如“哥哥”他会念成“de de”, “顾家”念成“du家”,“管理”念成“buan理”。 个别发音也不准,如“厉害”读成“yi害”,“佐菲“读成“佐fi”。我们经常会口对口帮助他纠正读音,可他始终读不出这个g, 于是他会有点难受的说“我读不好这个音”,意为让我们原谅他。其实我心里还是有点焦急的,怕他到了学拼音的年龄还是读不准,语言发展落后,可米爸安慰我说他小时候“外公“也总读成”外东”,到了挺大了才纠正过来,让我放宽心。也就在前不久,小麦终于把“狐狸”的发音给读准了,以前他总是读成“狐yi”, 我们也总是笑话他。拿小狐狸玩偶给他的时候也不忘学他样子说“小狐yi”。后来他读准后,显摆地给我们说这个应该读“狐狸”,而不是“狐yi”, 特别特别可爱。
    这个假期里相处时间长了,小麦的坏脾气也尽显无疑,他一不开心就会说“我再也不理你了,我不喜欢你了,再也不喜欢你了”,然后有个标志性的生气垂手顿足动作,边说边走边白眼。我们看着又气又好笑,于是衍生出了“生气操”,模仿这个动作,前前后后的屋里走,每次都能把自己给逗笑了。因为是家里最小的成员,自然而然我们会偏袒他,从而使得他有点有恃无恐,没大没小,顽劣的秉性有时真让我们抓狂。小米哥哥为此没少受罪,他俩一起玩因为有时弟弟为达目的会无端哭闹博同情,我们会迁怒于小米,把小米弄得很委屈。
    小麦的情商高,我在上一篇也提到过,我想这个是天生的吧,因为小米就是怎么教也教不会,小麦不用教就能心领神会。前几天,因为疫情待在家很久没见爷爷,他突然说想爷爷了,他喊小爱同学播放爷爷最爱听的“红梅花儿开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然后让爸爸打电话给爷爷,让爷爷在电话那头收听,可把爷爷高兴坏了。他说的“想你了,我爱妈妈“,或者夸赞你“辛苦了,你最好了”这些话,都是会说得恰到好处,让你暖心,让你觉得这孩子就跟天使一样。 他有一套很特别的亲吻我的方式,这是一次我告诉他哥哥小时候这么亲妈妈的时候他默默记住了,然后也模仿着这么亲我。有时候我看到他,会穿越回去仿佛看到小米小时候一样。现在他站在床上,个头都已经比我站地上高了,他总爱让我们帮他量身高,然后让我们一定要写在壁橱门框上,过年时量身高已有110CM了。那个门框刻度,充分记录和见证了从小米到小麦的成长印记,可惜的是搬家我们却带不走。
    小麦跟外婆的祖孙情深有时候让我们做父母的也羡慕妒忌,金窝银窝都不如外婆家的被窝,有时候两只都吵着要睡外婆家,能争取到睡在外婆家的机会就是莫大的胜利。他们都无比爱外婆,一种隔代特有的爱,不光因为外婆总是做好吃的给他们吃,有好的总留给他们,对他们关怀照顾地无微不至,即使外婆对他们凶对他们严厉,他们回过头来还会搂着外婆说还是最爱外婆。外婆也始终觉得手心手背都是肉,两个孩子都无比疼爱,没有丝毫偏爱。
    小麦的学习能力强不强目前还不好说,之前也没给他在机构报过班,全散养模式,我们打算到了大班等他接受能力强一点的时候考虑给他报一些兴趣课。可也不想让他闲着,于是我们自己在家从去年年中开始教他读四五快读认字,全八册目前已学到第五册,从开始的兴趣极大,到目前的每天不情不愿地学,还是学到了不少字。我和米爸的耐心实在不够好,常常因为他不认真读就开始训他,但外婆就耐心多了,会通过各种鼓励、激励、做游戏方式引导他读。这个假期里,我们也开始让他描红学写数字,虽然写得歪歪扭扭很不像样,完全没有小米当年这个年龄段写得看着舒服漂亮,但想到他明年即将加入幼升小行列,也不得不让他慢慢锻炼起来,希望会越来越好。
    小麦的体质一直不是很好,可能跟当年早产也有关吧。在两岁半起我们发现他是严重过敏体质,出现过两次因过敏性哮喘引发的高烧和晕厥,当时的病发情形相当令人惶恐,吓到爷爷哭了,吓得外婆没了方向,吓得米爸为送医闯了红灯。我们在病房或留观室陪他度过过漫长难熬的夜,看着他弱小的手背上扎满了针孔,脸色惨白无力地伏在病床围栏上,看了真的很让人心疼。后来通过查筛过敏源,查到了诱因,于是几乎隔绝了他跟毛绒玩具接触,天放晴就晒床品,隔三差五除螨吸尘。只为他能少接触到这些过敏源头。后来我们为了给他加油,每次在发烧的额头退热贴上写“加油,小麦!“。印象最深的有一次,也是我终生难忘的一次,我们带小麦晚上去儿童医院看急诊,又不想麻烦外婆特意跑来,只得让小米一个人待在家。儿童医院那人山人海的排队的阵势让我们根本无法估计几点能看完回家,等我们半夜十一点回到家时,开门看到家里全部灯都开着,小米一个人躺在自己的小床上已经睡着,进门的大白墙上他用红色彩笔画了半个等比例大小的尤克里里和一个外星人,然后用黑色的水笔写了很小很小的几个字“妈妈,我好了”。那时,我眼泪也快出来了,那会儿小米才十岁不到,一个人待在家一定很害怕吧,他多少次张望希望我们能马上回来啊,无聊时候用画画打发,竟然画在了墙上,换做平日我准暴揍他一顿了吧。我和米爸看了都很心酸,也感动于一个做小哥哥的付出。后来,我们也时常说起发生在那晚的这件事,是真的非常非常感谢小米。
    随着小麦慢慢长大,体质也在随着环境适应能力的增强而增强。他依然会每天起床后连打几个喷嚏,揉揉眼,但咳嗽的情况转好很多。有感于养大一个孩子真心不易,家中有个过敏体质的宝宝更要加倍细致呵护。愿小麦能甩开体弱多病的标签,健康茁壮成长。

++++++      ++++++      ++++++      ++++++      ++++++
    分割线
++++++      ++++++      ++++++      ++++++      ++++++

    网络上曾经有一首诗《挑妈妈》特别走红,我特别特别喜欢。

                                           你问我出生前在做什么
                                           我答,我在天上挑妈妈
                                                    看见你了
                                                 觉得你特别好
                                                 想做你的孩子
                                        又觉得自己可能没那个运气
                                              没想到第二天一早
                                              我已经在你肚子里

    因为我们足够好,孩子才会选中了我们做他的父母,这本身就是最大的恩赐。其实我们还有诸多不足,感谢孩子从不嫌弃。我们意识到这点后,就会努力做更好的自己,不辜负这份诚意,伴随孩子一起成长。

    谢谢你们,愿意做我们的孩子。




++++++      ++++++      ++++++      ++++++      ++++++
    分割线
++++++      ++++++      ++++++      ++++++      ++++++

    写在四月初:

    上海历经了寒冬,终于迎来了明媚的春天。其实上海今年的冬天并不冷,专家说是个妥妥的暖冬,之所以冷还是因为这个可怕的疫情的肆虐,让我们不得不低头承认人类并不是万能的,无视自然法则也是万万不能的。目前疫情在中国已经得到了有效的控制,每日新增病例很少,各地医疗驰援团队也在陆续撤离武汉,仿佛胜利的曙光就在我们眼前。但我们现在恐惧的是境外疫情的不断扩散和输入型病例流入,真诚祈祷世界尽快重回常规模式,不要让灾难再扩散下去。
    我们的生活也在逐步恢复往常,可以去超市买买东西,可以趁少人的清晨或深夜跑跑步,可以周末带娃去空旷的室外溜溜弯,可以偶尔挤一次地铁上下班,只是口罩还要再伴随我们一阵子,勤洗手的好习惯不能丢,网课还要继续下去。
    三月的上海,天一下子暖了。我爱的月季花开了,爬满小区外墙,香飘四溢,满眼郁郁葱葱;还有这季节大片的桃花、樱花、白玉兰、海棠、迎春花,跟翠绿的柳枝、嫩草,和其他不知名的绿植相映成趣。这本该是踏青赏花的好时节呀!
    我们上个周末趁着天气晴朗,带着孩子们去了长寿公园玩儿,熟悉的木栈道、钓鱼池、石塘、儿童广场,都是他们爱的。可戴着口罩玩儿真不痛快,气温又攀升到了25°,玩一会儿就泄气了。我们大爱的木栈道,逮住小米小麦匆匆合个影。对比小麦出生后兄弟俩一起坐在这里合影的照片,我随手发了一条朋友圈,引来了不少朋友的唏嘘,感叹时光飞逝。中午跟爷爷一起吃了必胜客披萨,这可是疫情以来我们第一次举家外出就餐,感觉有点报复性消费,点了满满一大桌,统统点了个遍,居然还吃不完打包走了,满足了口福,太过瘾了。
    3月10日,我们从宠物展买回来的饲养了一年多的小仓鼠走了。发现它的那天,刚好我买回了新鲜的面包虫和仓鼠粮,准备给它投食,可打开笼子的时候就发现它没气了,我们很是难受。它虽然小小的,很不起眼,时而我们也会忽略它的存在,但它也陪伴过小米和小麦一段难忘的时光。他们喂它吃虫子,协助外婆帮它洗澡,解放它出来散步。 当时买回来时有一公一母两只,小米给它们取名为“吉吉和毛毛”,不久后走掉了一只,另一只似乎并不寂寞,独乐乐生活了很久。可我们忘了小仓鼠寿命其实很短,我们都不曾去想它会有离开的那一天,可它还是会到来。有朋友说是缘分到了,或许是吧,陪我们走过一程,它可能又化身别的去陪伴其他人了吧。
    一场疫情让孩子们的新学年开学未能如期而至,3月初上海中小学生全面进入网课生活,让我们深深体会到了“停课不停学”,这也是我们从未体验过的,不过我感觉对于小米而言网课的实际学习效率和效果还是很打折扣的,习惯了课堂上跟老师同学面对面的授课方式,这种新颖的教学模式短期内只是个过渡,不能等同于课堂内上课的质量,作为毕业班的孩子我还是真心期待尽早复课,孩子们早日回到熟悉的课堂里,快乐度过小学里最后的时光。为了能顺利收看网课,我们加急安装了IPTV;为了方便联络和网课互动,我们给小米配了一台手机,申请了一个新号,以及微信号,QQ号,这本是我计划在他上预初时候才会去做得事,现在也不得不提前了。米爸去移动营业厅精挑细选了手机号并做了实名制,也顺便提前给小麦申请了一个手机号,俩号码还有点关联,也是颇费苦心啦。
    往年这时候民办初中的校园开放日已开展得如火如荼,各种择校信息铺天盖地,但从今年起上海全市小升初招生一律实行摇号政策,20届首当其冲的一届,大家都感慨像博彩一样,全靠运气。有心仪的目标学校,但不是靠学习实力搏进去,而是凭运气摇号进入,使得一部分家长极其犹豫是不是要赌一把运气,但搏不进的代价可能就是连回对口公办的名额也被占了,只能沦为就近统筹。教委也是煞费苦心啊,想要得到公、民办教育资源均等,有教无类,提升公办的质量,压制民办过渡挑生源的现象,我们就成了小白鼠,也是无奈。不过我们始终秉承学到的就是自己的,无论未来进到哪个初中,好与坏都要努力学习,毕竟四年后还有更重要的中考,未来还有更为重要的高考。虽说我们不信一考定终身这种说法,但人生每个转折点都是一个机遇,心态保持好,努力的孩子运气都不会太差。
    近期我们楼下的健身步道又开放了,我们会带着小米晚上去步道跑几圈或者跳绳,他比我想象的懒,仿佛运动跟他天生有仇。我们一直焦虑他白天整日坐着不动,会不会长一堆肉,会不会长不高,可他总是运动不到我们的预期,懒懒散散。这个重任目前压在米爸身上,只要他坚持不懈带领小米,相信这个米胖会从锻炼中得到收获。我和米爸也开始逐步恢复跑步锻炼了,毕竟强身健体最终受益的是自己,春光明媚不燥不热极其适合锻炼。不过真的跑起来不难,爬起来很难,大人们也要克服惰性呀,等疫情过去,轰轰烈烈地跑一次马!
    二月二龙抬头那会儿,很多理发店尚未开门营业,两个月没理发的孩子们留着从来没留过的“长发”,小米的爆炸头像个鸡窝,小麦的贴耳长发像极了一个文静的小女生。连米爸也留着前所未有的长发和长胡子,仿佛让我看到了一个十年后的他。不久前店铺都允许开业了,他们都挨个去理了发,总算又恢复了原貌。
    我们原本计划新房在三月底收工,妥妥地吹上三个月风。但疫情一来,收尾工作都推迟了,前不久才刚刚恢复,目前还有部分安装尚未完成,还要些返工的项目要工程队处理,理想状态便是四月底能收工。我们已算是比较幸运的了,年前已经完成了很多大项,相比有些计划年后开工的人家现在都因施工噪音大扰乱学生上网课为由物业都不给开工,那更是懊恼。希望一切收尾都顺心顺利,装修实在是个劳心劳力的活儿,为了节省些开销选了半包更是辛苦,不过一切辛苦都是值得。
    疫情在家,孩子们的棋艺都有所长进,特别是小米,中国象棋已经可以跟米爸对弈,会思考布局,每晚不杀个两盘浑身不爽。米爸一高兴,买了花梨木的象棋,让对弈更有情趣。小麦也已经掌握了象棋的下棋规则,偶尔也会缠着跟爸爸或者外公下棋,不过这小家伙总是要占便宜,不肯吃亏不肯承认被吃掉子儿,大人自然不会跟他斤斤计较,所以他总是沾沾自喜“常胜将军”。
    三月份一过完,整个2020第一季度就结束了,时间过得好快,我们似乎什么都没做,又好像经历了许多。孩子们开学日期坊间有说四月下旬,也有说五月初,更有甚者说可能今年暑假前都不会开学了,各种说法满天飞,但目前来看还未有实锤,我们只能继续静心等待。
    愿身边人与事,一切安好!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91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评论!